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09
2024
06

海口龙华韵月综合工作室 紧张刺激,张弛有度的梦幻之作《茅山最后的传人》,高调登场,惊喜不断

发布日期:2024-06-09 08:05    点击次数:187

第三章 失踪

这会的李洋比刚来的时候更加的憔悴,两眼无神,口水哈喇子一直往下流,见马老道来了就像见到仇人一般,恨不得上前撕了马老道才痛快。

马老道也没有理会李洋,端做了一会以后从背包里拿出一根木钉在手上把玩着,李洋对着马老道身旁的李长富突然开口道:“爸,我饿。”

听见李洋恢复正常的声音以后,李长富自然先是一喜,但看了看马老道以后发现马老道并没有开口说话,李长富也只好默默的站在一边没有任何动作。

李洋见李长富没有任何动作以后,又恢复了女声对马老道恶狠狠地说道:“臭道士,别以为我怕你,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马老道挑了挑眉毛对李洋说道:“哦?你难道还感觉不出来我这几天做了什么吗?现在我给你两条路,要么你自己走,要么我让你魂飞魄散。”

李洋大笑一声对马老道继续说道:“哈哈,臭道士,你为一个不相干的人把整个村庄的生气都给钉死,这么逆天的手法会折多少寿你难道不清楚吗?”

听李洋说马老道把整个村庄的生气都给钉死了,作为村长的李长贵脸上自然挂不住,虽然他不知道钉死生气代表什么但隐约间总觉得会对村里造成极大的影响,不过听李洋说马老道为了救他都宁愿折寿了他李长贵还有什么好说?

直到这时我们也才明白马老道这几天并非是游手好闲出去游玩的,而是为了寻找对付李洋身上恶鬼的方法从而生生的把我们村庄的生气给钉死。

钉死生气是马老道自己琢磨出来的,李洋身上的东西不是一般的东西,有些气候了,不是一般术士能制服得了的,搞不好李洋小命不保。

马老道找到村里的七个地方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钉了七个桃树钉下去,当最后一个木钉钉下去的时候整个村庄的生气突然就停止了流动,使得李洋身上的东西一下就失去了与自己尸身的联系,把它困在了这里来个瓮中捉鳖。

马老道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应,接着对李洋说道:“知道你的冤屈,所以我没有赶尽杀绝,只是暂时的困住了你,我答应了李长富保他儿子十年,十年后你们的恩怨我不再插手。”

李洋盯着马老道一会以后,好半会以后这才对马老道说道:“希望你不要食言,我给他十年时间。”

李洋说完以后,‘哇’的一声吐出一滩黑乎乎犹如臭水沟里的淤泥一样的东西,顿时整个房间就散发出了一阵恶臭,那种臭味就跟腐烂掉的腐尸一样臭。

李洋吐完以后,过了一会这才大声的喊道:“好饿啊,我要吃饭。”而我这会也隐约间看见一个红色的身影飘荡在李洋的身边,马老道并未理会那红色的身影站起身来对李长富微微点了下头。

李长富得到马老道的示意以后,连忙去把儿子带了出去弄吃的去了,这一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恍然间我觉得马老道苍老了许多。

待李长富出去以后,马老道吩咐李长贵去了七个地方,拔出马老道钉在那里的木钉,在李长贵临走的时候也曾悄悄地问了马老道这钉死生气是怎么回事?会对村里造成什么影响吗?

马老道皱了下眉对李长贵说道:“只要时间不长基本上是没什么影响的,也只有家畜才能感觉得到,人并无其他感觉,还好这女鬼识相,不然又要费一般周折了。”

“难怪刚刚家里的畜生就跟发了疯一般,怎么使唤都没用,原来是这样呀。”李长贵媳妇小声嘟囔了一句。

李长富也没想到马老道就这么轻易的解决了困扰了李洋一年的问题,待一切回归正轨以后马老道把李长贵兄弟叫到身前说道:“希望你们能遵守诺言,记住,举头三尺有神明。”

李长富见李洋正在恢复,心里的石头也总算落地了,不过一想到那女鬼的十年之约心里还是一紧,马老道知道李长富在担心什么,只好出言安慰道:“十年之后我虽不会插手,但我会教我徒弟怎么处理的。”

李长富见马老道这样说,这下是彻底的放了下来,把十万块钱交给李长贵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李长贵老婆见到十万块钱自然是笑的合不拢嘴,一再保证肯定待我跟李洋当亲生儿子一样对待,马老道这才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看着马老道离开的身影,我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但马老道告诉我他只是暂时的离开,让我好好听话,有时间他会回来看我的。

--------------------------------------------------------------

大笔一挥,转眼八年过去了,当年那个懵懵懂懂的小屁孩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小伙了,儿时的玩伴李洋也成了我最好的哥们。

(温馨提示: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

马老道在我十四岁的时候才回来过一次,大概待了半个月左右,教了我茅山的呼吸吐纳之法以及一些茅山心法,随手丢给我一本线装的书,让我没事研读,只不过上面好多繁体字当时我也看不懂,偶尔无聊的时候才会翻看一下。

茅山术也讲究对身体的锻炼,光有口诀也不行,所以马老道平时让我小腿上绑着20斤的铅块做事,就连睡觉也不许我脱下来,还让李长贵夫妇监督,没事的时候还赶我去坟头过夜,说是练胆,我心里都在怀疑这马老道是不是看不惯我过上安逸的日子特地回来整我的?

李长贵夫妇只有一个女儿叫李艳,今年十七岁,李长贵夫妇也没有食言,的确是把我跟李洋当亲生儿子一般对待。

那天下午的时候李艳单独去后山打猪草去了,而我跟李洋则是帮着李长贵下田干农活去了,天色渐渐暗淡下来的时候李长贵的老婆春花一脸焦急的来到了田边对我们说李艳到现在还没有回家,她也去平时打猪草的地方找了一圈什么也没找到。

听春花这样说,我们都放下了手里的农具,简单收拾了一下饭也顾不上吃,连忙向后山的地方寻了过去。

我是打心底也把李艳当做自己的亲妹妹一样对待,李艳平时也很听话,从来没有这么晚还没有回家过,我很怕李艳在山里出了什么意外。

我们村的后山猪草很多,李艳平时都在那里,春花过去寻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我们心里还是不放心,再次来到后山的地方仔细的寻找了起来。

找了许久也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这时天色也完全黑透了下来,李长贵这才焦急的对我跟李洋说道:“国强洋洋,你们俩回村里去找些人来帮忙,我跟你妈再找找。”

我考虑了一下说道:“还是李洋你先回去找人吧,我跟阿爸阿妈再找找。”

“不行,你们俩一起有一个照应,这山里黑灯瞎火的摔到哪里都没人知道,我跟你阿妈一起也有个照应。”

“国强还是听阿爸的吧。”

我点了点头不再反驳,跟着李洋一起往村子的方向走去。

本来从后山回村子要走很长一段路,但时间紧迫,李洋对我说道:“国强,要不咱们走小道回去吧,那样也能节省很多时间。”

听到李洋的提议后,我犹豫了一会,我们村的西山一直传说那里有个吃人的妖怪,我很小的时候也听马老道说过西山的事,马老道每每谈及此事也是叹息一声。

李洋见我还在犹豫,接着问我道:“想啥呢?你是马伯伯的徒弟你怕什么?咱们的妹妹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你不着急吗?”

听到这里,我咬了咬牙应了李洋一声,随即朝西山的那条小路走了过去。

西山的路很不好走,村民们也很少到西山这边来,走了一会以后我已经汗流浃背,望着前方黑乎乎的一片一眼看不到边,我倒是还好,毕竟我在坟地里过过夜,这会的李洋脸色有点难看,我估摸着这小子这会应该害怕的要死。

在这西山半山腰的位置有一座废弃的庙宇,很少有人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地方,在我小时候跟马老道来过一次,但是后来马老道严厉的告诉我以后不准再到那座庙里去,说那里邪乎的狠。

而我这时跟李洋正好在那座庙的正下方,我不由得抬头看了看那座庙的位置,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这会天黑如墨,但我总感觉我看那座庙十分的清晰。

李洋见我停下脚步抬头凝望,不明所以的问我:“喂,看啥呢?快走吧,这里我总感觉有许多眼睛在盯着我们一样。”

回头看了看李洋,我皱了皱眉,因为我发现李洋有些怪异,具体哪里有问题我暂时也说不上来,总觉得李洋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想了一会以后,我终于发现了李洋不寻常的地方了,因为我刚刚听他说话的声音有点变细,有点像女人的声音。

李洋见我定定的看着他,刚准备说话,忽然一个黑影‘唰’的一下从李洋身边飞过,我立马警觉的问道:“谁?”

谁知道这时半山腰的那座庙里也若隐若现的问了一句:“谁?”

(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

感谢大家的阅读,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

关注男生小说研究所海口龙华韵月综合工作室,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


Powered by 海口龙华韵月综合工作室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